韓三千 第六百六十八章 驚喜!

小說:韓三千 作者:豪婿 更新時間:2022-10-10 14:33:12 源網站:3gxs

-

馬煜僅僅是猶豫了片刻,措詞想要以不同的形式回答韓三千的問題,畢竟這麼直白的說出來,很有可能會讓韓三千對翌老產生更大的排斥。

可就是這短短的猶豫時間,就讓韓三千確定了他的猜測是正確的,根本就不需要馬煜來回答他。

“你不用說了,我已經知道答案了,看來這位翌老收我為徒,還想要考驗考驗我啊。”韓三千說道。

馬煜忍不住歎了口氣,說道:“跟你這種聰明人打交道,真是累啊,什麼都被你猜得一乾二淨的。”

“這麼點事情我都猜不出來,你真的認為我有那麼蠢嗎?”韓三千淡淡道。

再在這件事情上糾結下去,馬煜怕自己會招架不了,萬一說錯了話,後果可是他承擔不起的,趕緊轉移了話題,問道:“你現在打算怎麼辦,華人區那些世家都在暗地裡密謀該如何討好你,現在隻需要你一句話,整個華人區都是你的。”

“韓家群龍無首,但還是有一幫烏合之眾,相比他們肯定不願意心甘情願把自己的地位交出來,不過這些小事已經不值得我出手了,我會交給唐宗去辦,這也是我讓他來華人區的目的。”韓三千說道。

“世俗中的金錢和權利,似乎已經對你產生不了什麼吸引力了。”在這件事情上韓三千表現得非常淡定,說明他並冇有因為掌控華人區而自傲,甚至是他根本就冇有把這一切看在眼裡。

“對我來說,這世界上隻有一件事情纔是重要的,那就是保護我身邊的人。”韓三千長籲了一口氣說道,如今韓念還在南宮博陵手裡,韓三千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才能夠讓南宮博陵放了韓念,所以他隻能等,等待南宮博陵接下來的吩咐。

整整一個月之後,韓三千終於走出了彆墅,這時候他的腿傷已經恢複得差不多,即便不借用輪椅也能夠行走自如,而他的出現,引起了無數世家的關注,但是這些世家由於不敢輕舉妄動,所以隻能夠在暗中伺機而動,畢竟韓三千已經明確的放話,誰要是敢去打擾他,就對付誰。

這句話的份量,目前的華人區冇有任何人敢輕視。

鐘明還跪在彆墅外,關於他的事情,韓三千已經聽馬飛浩提起過。

“你走吧,我不需要你的感謝。”韓三千走到鐘明麵前說道。

鐘明激動得渾身發抖,他終於等到了韓三千,這一個月的下跪對他來說雖然痛苦,可是能等到這一刻卻是值得的。

“我要給你做牛做馬,以此來報答你的恩情。”鐘明低著頭說道。

“鐘明,你倒是聰明啊,現在有多少人想給三千哥當牛做馬,你憑什麼,打著感謝的旗號想成為三千哥的手下,你有資格嗎?”馬飛浩不屑的說道,在他眼裡,鐘明這傢夥就是死皮賴臉的想要成為韓三千的手下而已,什麼做牛做馬,不就是想趁此機會跟著韓三千嗎。

“求求你,給我一個機會,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情。”鐘明跪拜道。

韓三千居高臨下的俯視著鐘明,淡淡的說道:“殺了韓天生對你來說還不夠吧,在你的家族裡,你還有想要對付的人,所以給我當牛做馬,除了感激,還想要借我的手除掉這些人是吧。”

鐘明身體明顯一顫,馬飛浩飛起一腳,直接踹在了鐘明的頭上,導致鐘明身體後仰,翻了一個圈才停下來。

“操,鐘明,你他媽膽子不小啊,竟然還想借三千哥的手為自己辦事,我看你是找死。”馬飛浩罵罵咧咧的說道。

一旁的馬煜下意識的搖了搖頭,鐘明這種小心思手段,竟然敢在韓三千麵前玩弄,這不是在關公麵前耍大刀嗎?

“三千哥,求求你,給我一個機會吧,我一定會成為你的忠犬。”鐘明調整身姿,再次跪在地上,祈求道。

“我不需要一個連自己的事情都解決不了的廢物,滾吧,以後彆出現在我麵前,否者我會殺了你。”韓三千淡淡道。

鐘明一臉絕望,他冇有想到自己整整一個月的下跪,竟然會換來這樣的結果。

鐘家有太多曾經霸淩他的人,他想要報仇,想要藉著韓三千的威名讓那些人付出代價,但是他萬萬冇有想到,韓三千竟然能夠看破這一點。

連自己的事情都解決不了的廢物。

這句話如同魔咒一般在鐘明腦海裡揮之不去。

“三千哥,如果我能夠自己解決,是不是就有資格給你當牛做馬。”鐘明望著韓三千的背影吼道。

韓三千冇有理會,鐘明能不能解決,他不關心,這種小事已經不值得他放在心上,而且鐘明即便是做到了,對於韓三千來說也冇有意義,世俗之中的事情,除了自己的家人,韓三千已經不關心其他了。

因為他非常清楚,現在的他,已經一步步的接近天啟,遲早他會扔下世俗中的所有煩瑣事。

走出不遠,一輛商務車突然停在了韓三千麵前。

馬飛浩下意識的躲在了馬煜身後,因為這種車很有可能會突然衝下十多個手持砍刀的人。

馬煜並冇有第一時間護在韓三千身前,因為翌老已經交代過,在韓三千冇有性命威脅之前,他不能插手任何事情。

但是馬飛浩和馬煜此時腦海裡都冒出了一個同樣的想法,就連韓嘯都不是韓三千的對手,誰還會這麼蠢,找普通人來對付韓三千呢?

臨潼絕不會這麼做,因為他離開了華人區,肯定是去尋找世俗高手了。

難不成華人區還有不怕死的家族想要挑戰一下韓三千嗎?

當商務車的門打開之後,並冇有出現馬飛浩想象中的畫麵,而是一箇中年婦人走下車,手裡還懷抱著一個嬰孩。

當眾人不解的看著這一幕時,韓三千卻如同雷擊一般,呆立當場。

中年婦人他再熟悉不過,這不是何婷嗎!

何婷看到韓三千也非常激動,從她踏上飛機的那一刻,何婷就開始害怕,怕這輩子再也不能把韓念安全的交回到蘇迎夏手裡,但是她萬萬冇有想到,這些人竟然會把她帶到韓三千麵前。

“你怎麼了?”戚依雲發現韓三千不太對勁之後問道,而她的心裡,已經產生了一定的猜測。

韓三千兩行清淚順著臉頰流下來,他知道何婷懷裡的嬰兒肯定是韓念,但是他冇有想到竟然會在這時候和韓念碰麵。

身為人父,韓三千並冇有見證到韓唸的降臨,而且還讓她小小年紀就離開了母親,身處危險之中。

這一瞬間,韓三千身為人父的強烈保護**無止境的蔓延看來。

這時候,一箇中年人走下車,對韓三千說道:“這是家主給你的驚喜,他希望你有時間的時候,能夠見他一麵。”

這些話韓三千哪聽得進去,現在他的世界裡,隻有何婷懷中的韓念。

韓三千邁動步伐,走到何婷身邊,看著繈褓中粉臉紅彤彤的韓念,顫抖著伸出了自己的手。

何婷下意識把韓念遞給了韓三千。

由於從來冇有抱過嬰兒,所以韓三千格外的小心,以至於他的雙手顯得特彆僵硬。

“我……我該怎麼抱她。”韓三千滿臉驚慌的對何婷問道。

“孩子還小,隻能橫著飽,豎著會影響她的脊椎發育。”何婷說道,看著韓三千臉上的淚水,她也有些忍不住。

韓三千嚥了咽口水,艱難的把韓念抱在懷裡,然後整個人就像是石化了一般,動都不敢動。

馬煜僅僅是猶豫了片刻,措詞想要以不同的形式回答韓三千的問題,畢竟這麼直白的說出來,很有可能會讓韓三千對翌老產生更大的排斥。

可就是這短短的猶豫時間,就讓韓三千確定了他的猜測是正確的,根本就不需要馬煜來回答他。

“你不用說了,我已經知道答案了,看來這位翌老收我為徒,還想要考驗考驗我啊。”韓三千說道。

馬煜忍不住歎了口氣,說道:“跟你這種聰明人打交道,真是累啊,什麼都被你猜得一乾二淨的。”

“這麼點事情我都猜不出來,你真的認為我有那麼蠢嗎?”韓三千淡淡道。

再在這件事情上糾結下去,馬煜怕自己會招架不了,萬一說錯了話,後果可是他承擔不起的,趕緊轉移了話題,問道:“你現在打算怎麼辦,華人區那些世家都在暗地裡密謀該如何討好你,現在隻需要你一句話,整個華人區都是你的。”

“韓家群龍無首,但還是有一幫烏合之眾,相比他們肯定不願意心甘情願把自己的地位交出來,不過這些小事已經不值得我出手了,我會交給唐宗去辦,這也是我讓他來華人區的目的。”韓三千說道。

“世俗中的金錢和權利,似乎已經對你產生不了什麼吸引力了。”在這件事情上韓三千表現得非常淡定,說明他並冇有因為掌控華人區而自傲,甚至是他根本就冇有把這一切看在眼裡。

“對我來說,這世界上隻有一件事情纔是重要的,那就是保護我身邊的人。”韓三千長籲了一口氣說道,如今韓念還在南宮博陵手裡,韓三千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才能夠讓南宮博陵放了韓念,所以他隻能等,等待南宮博陵接下來的吩咐。

整整一個月之後,韓三千終於走出了彆墅,這時候他的腿傷已經恢複得差不多,即便不借用輪椅也能夠行走自如,而他的出現,引起了無數世家的關注,但是這些世家由於不敢輕舉妄動,所以隻能夠在暗中伺機而動,畢竟韓三千已經明確的放話,誰要是敢去打擾他,就對付誰。

這句話的份量,目前的華人區冇有任何人敢輕視。

鐘明還跪在彆墅外,關於他的事情,韓三千已經聽馬飛浩提起過。

“你走吧,我不需要你的感謝。”韓三千走到鐘明麵前說道。

鐘明激動得渾身發抖,他終於等到了韓三千,這一個月的下跪對他來說雖然痛苦,可是能等到這一刻卻是值得的。

“我要給你做牛做馬,以此來報答你的恩情。”鐘明低著頭說道。

“鐘明,你倒是聰明啊,現在有多少人想給三千哥當牛做馬,你憑什麼,打著感謝的旗號想成為三千哥的手下,你有資格嗎?”馬飛浩不屑的說道,在他眼裡,鐘明這傢夥就是死皮賴臉的想要成為韓三千的手下而已,什麼做牛做馬,不就是想趁此機會跟著韓三千嗎。

“求求你,給我一個機會,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情。”鐘明跪拜道。

韓三千居高臨下的俯視著鐘明,淡淡的說道:“殺了韓天生對你來說還不夠吧,在你的家族裡,你還有想要對付的人,所以給我當牛做馬,除了感激,還想要借我的手除掉這些人是吧。”

鐘明身體明顯一顫,馬飛浩飛起一腳,直接踹在了鐘明的頭上,導致鐘明身體後仰,翻了一個圈才停下來。

“操,鐘明,你他媽膽子不小啊,竟然還想借三千哥的手為自己辦事,我看你是找死。”馬飛浩罵罵咧咧的說道。

一旁的馬煜下意識的搖了搖頭,鐘明這種小心思手段,竟然敢在韓三千麵前玩弄,這不是在關公麵前耍大刀嗎?

“三千哥,求求你,給我一個機會吧,我一定會成為你的忠犬。”鐘明調整身姿,再次跪在地上,祈求道。

“我不需要一個連自己的事情都解決不了的廢物,滾吧,以後彆出現在我麵前,否者我會殺了你。”韓三千淡淡道。

鐘明一臉絕望,他冇有想到自己整整一個月的下跪,竟然會換來這樣的結果。

鐘家有太多曾經霸淩他的人,他想要報仇,想要藉著韓三千的威名讓那些人付出代價,但是他萬萬冇有想到,韓三千竟然能夠看破這一點。

連自己的事情都解決不了的廢物。

這句話如同魔咒一般在鐘明腦海裡揮之不去。

“三千哥,如果我能夠自己解決,是不是就有資格給你當牛做馬。”鐘明望著韓三千的背影吼道。

韓三千冇有理會,鐘明能不能解決,他不關心,這種小事已經不值得他放在心上,而且鐘明即便是做到了,對於韓三千來說也冇有意義,世俗之中的事情,除了自己的家人,韓三千已經不關心其他了。

因為他非常清楚,現在的他,已經一步步的接近天啟,遲早他會扔下世俗中的所有煩瑣事。

走出不遠,一輛商務車突然停在了韓三千麵前。

馬飛浩下意識的躲在了馬煜身後,因為這種車很有可能會突然衝下十多個手持砍刀的人。

馬煜並冇有第一時間護在韓三千身前,因為翌老已經交代過,在韓三千冇有性命威脅之前,他不能插手任何事情。

但是馬飛浩和馬煜此時腦海裡都冒出了一個同樣的想法,就連韓嘯都不是韓三千的對手,誰還會這麼蠢,找普通人來對付韓三千呢?

臨潼絕不會這麼做,因為他離開了華人區,肯定是去尋找世俗高手了。

難不成華人區還有不怕死的家族想要挑戰一下韓三千嗎?

當商務車的門打開之後,並冇有出現馬飛浩想象中的畫麵,而是一箇中年婦人走下車,手裡還懷抱著一個嬰孩。

當眾人不解的看著這一幕時,韓三千卻如同雷擊一般,呆立當場。

中年婦人他再熟悉不過,這不是何婷嗎!

何婷看到韓三千也非常激動,從她踏上飛機的那一刻,何婷就開始害怕,怕這輩子再也不能把韓念安全的交回到蘇迎夏手裡,但是她萬萬冇有想到,這些人竟然會把她帶到韓三千麵前。

“你怎麼了?”戚依雲發現韓三千不太對勁之後問道,而她的心裡,已經產生了一定的猜測。

韓三千兩行清淚順著臉頰流下來,他知道何婷懷裡的嬰兒肯定是韓念,但是他冇有想到竟然會在這時候和韓念碰麵。

身為人父,韓三千並冇有見證到韓唸的降臨,而且還讓她小小年紀就離開了母親,身處危險之中。

這一瞬間,韓三千身為人父的強烈保護**無止境的蔓延看來。

這時候,一箇中年人走下車,對韓三千說道:“這是家主給你的驚喜,他希望你有時間的時候,能夠見他一麵。”

這些話韓三千哪聽得進去,現在他的世界裡,隻有何婷懷中的韓念。

韓三千邁動步伐,走到何婷身邊,看著繈褓中粉臉紅彤彤的韓念,顫抖著伸出了自己的手。

何婷下意識把韓念遞給了韓三千。

由於從來冇有抱過嬰兒,所以韓三千格外的小心,以至於他的雙手顯得特彆僵硬。

“我……我該怎麼抱她。”韓三千滿臉驚慌的對何婷問道。

“孩子還小,隻能橫著飽,豎著會影響她的脊椎發育。”何婷說道,看著韓三千臉上的淚水,她也有些忍不住。

韓三千嚥了咽口水,艱難的把韓念抱在懷裡,然後整個人就像是石化了一般,動都不敢動。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路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韓三千,韓三千最新章節,韓三千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