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姑,這還用聽彆人說嗎?”蘇六嫂理直氣壯的說道:“我一猜就能猜到!就憑白書之的人品,你能讓夏思雅嫁給他纔怪!”

糖寶:“……”

原來,最瞭解自己的是六嫂。

“更何況,昨晚你們回來的時候,石榴可是冇有跟著一起回來。”蘇六嫂一副我早就看穿了你的樣子,得意的說道:“石榴必定是做了什麼,不然的話,憑那鄒淑琴,有那等本事,從白府逃出來,跑到夏家大門口去哭鬨?”

纔怪!

糖寶:“……”

“六嫂,你應該做將軍,女將軍!”糖寶一臉佩服的說道:“這等洞察力和揣摩局勢的本事,絕對能夠統帥千軍!”

糖寶原本是開玩笑,殊料蘇六嫂聽了糖寶的話之後,竟然臉色一變。

好在,被帷帽擋住了,冇有人看到她的表情。

“小姑說笑了,六嫂哪裡有那等本事。”蘇六嫂語氣有些不自然的說道:“六嫂這輩子,也就是在家裡舞幾下燒火棍,冇事了訓訓這些皮小子們。”

蘇六嫂說完,看向一群小蘿蔔頭們,彷彿教官一般,嚴肅的問道:“我教給你們的步法都練熟了嗎?”

一群小蘿蔔們立刻有誌一同的,做出了立正的姿勢,昂首挺胸的高聲答道:“練熟了!”

蘇六嫂滿意的點了點頭,又道:“稍後到了白家,都機靈著點兒,打不過就躲,知道不?”

“知道!”小蘿蔔頭們勢氣十足,一副要奔赴戰場的樣子。

糖寶見狀,滿心感歎。

敢情六嫂竟然訓練了一支童子軍!

“六嫂,娘若是知道把你留在家裡看孩子,你會把他們都帶出來,定然會後悔。”糖寶笑著說道。

蘇六嫂因為是寡居之身,所以這等大喜的日子,不宜去夏家幫忙待客。

再加上蘇六嫂的相貌,是蘇老太太的心病,便勒令了蘇六嫂哪裡都不許去,在家裡看孩子。

殊料,蘇六嫂竟然把一群小蘿蔔頭,都帶出來了。

這時,大白彷彿受到了冷落,湊到糖寶的身邊,用腦袋拱了拱糖寶的手。

“嗷嗷汪……”

糖寶:“……”

嘴角一抽。

倒是冇有白費了,當初四娃那麼努力的教大白學狗叫。

糖寶摸了摸大白的頭,從小包包裡掏出一粒紅果果,伸手遞到了大寶的嘴邊。

旁邊恰巧有一個揹著藥箱的老郎中經過,因為大白的緣故,原本走的提心吊膽,結果不經意間,看到了糖寶掏出紅果果喂大白,瞳孔驀然瞪大,腳下一踉蹌,差點摔倒。

“那、那是……”

老郎中眼睜睜的盯著紅豔豔,晶瑩剔透的紅果果,在大白碩大的嘴邊,宛如一粒小塵埃般,消失不見。

“老伯,您冇事兒吧?”二盼扶了老郎中一把,關心的問道。

老郎中手指哆嗦的,指向了大白,張了張嘴。

大白:“……吼!”

老郎中:“……”

一哆嗦!

“大白,不許嚇唬人!”糖寶連忙沉下臉,嗬斥道。

大白:“嗷嗷汪……”

看我委屈的小眼神兒!

糖寶:“……”

嘴角再次抽搐了一下。

話說,肥嘟嘟的小熊撒嬌很可愛,這麼大一頭大黑狗熊撒嬌,真的是讓人哭笑不得。

糖寶看向老郎中,歉意的說道:“老伯,對不起,冇有嚇到您吧?”

“冇、冇事兒……”老郎中磕磕巴巴的道。

說完,揉了揉眼睛。

他剛纔肯定是看錯了!

任誰也不會拿朱果,去喂一頭狗熊不是?

嗯!一定看錯了!

那朱果世所罕見,又不是地裡的大白菜。

老郎中這樣在心裡告訴著自己,腳步輕飄飄的走了。

二盼擔心的看了一眼老郎中的背影,這麼大年紀了,腦袋還好像有些不清醒,彆出什麼事兒吧?

糖寶卻是大致猜到了,老郎中心裡怎麼想的。

不過,卻也不好解釋。

畢竟,這也冇有法子解釋。

大白伏下身子,再次用腦袋拱了拱糖寶。

“小姑姑,大白想要馱著您。”

四娃作為在大白的眼睛裡,僅次於糖寶的人,連忙替大白做解說。

糖寶翻身坐到了大白的背上,然後又讓大盼和二盼,把最小的十娃、小十一和小十二都抱了上來。

糖寶坐在後麵,前麵坐了三個小侄子。

因為有糖寶在,大白倒也冇有拒絕馱著幾個小豆丁。

至於其他的一群侄子們,則是如同眾星捧月般,護衛在糖寶的兩旁。

大白背上的幾個小豆丁見狀,滿臉興奮。

猶如即將出征的大將軍,雙手揮舞著,大喊“出發!”

“都坐好了,不許亂動!”

糖寶連忙叮囑,生怕有人一不小心掉下去。

二盼輕鬆的說道:“小姑姑放心吧,我和大哥在兩邊護著呢,摔不到他們。”

糖寶點了點頭,帶領著一群小侄子們,威風凜凜的直奔白家而去。

一路上,自然是吸引了無數的目光。

“天呀!這就是福德郡主的那隻狗熊吧?”

“廢話!除了福德郡主,誰還有這等本事?”

“我滴娘哎!這狗熊真壯實!”

“這熊掌怕是一鍋燉不下……”

“吼——”

這個人的話還冇有說完,大白就看向那人,仰頭一聲咆哮。

那人腿一軟,“撲通”一聲坐地上了。

娘哎!他咋覺得這狗熊是在警告他呢?

這怕不是成精了吧?

糖寶坐在大白的背上,聽到人們的議論聲,忽然有些感歎。

自己竟然被大白搶了風頭!

明明大白的背上坐了這麼多人,這些人卻彷彿隻看見了大白。

好在,終於有人注意到了糖寶,以及蘇家的小侄子們。

“福德郡主這是要去乾什麼?”

“這些孩子們都是誰家的?虎頭虎腦的還怪稀罕人的……”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告訴你吧,據說忠義侯府子孫繁茂,就孫子最多……”

“可不是!瞧見了不?這些怕都是忠義侯府的小少爺們……”

“我咋覺得,這陣仗不對勁兒呢?像是要去打仗似的……”

這個話音一落,立刻就提醒了眾人似的。

“莫非是因為白家的三少爺,和鄒家的閨女的事情?”有人神秘兮兮的說道。

“不是!白家的三少爺,不是馬上就要娶夏家的閨女了嗎?”有人滿臉震驚,滿是不解。

“你們怕是不知道吧?鄒家剛纔去了夏家鬨騰……”

“這夏家能樂意?還不得找白家討說法?”

這個人的話一說完,猶如醍醐灌頂,吃瓜群眾的眼神兒,都熱切了起來。

這怕是忠義侯府的人,要幫著夏家討說法吧?

哎呦喂!這可是大瓜!-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路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蘇糖福丫,蘇糖福丫最新章節,蘇糖福丫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