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錯,就是她!”

林羽點頭答應道,眼睛眨也不眨的望著樓下熙熙攘攘的人群,始終未能找到那個熟悉的身影,眼神中不由閃過一絲失落。

他實在想不到玫瑰竟然會在長慶,但是對此他倒也並不意外,這個女人就像風,而風是冇有固定的蹤跡的,天涯海角,皆是她所經之地。

隻不過他想不通的是,既然玫瑰在長慶,她也知道自己在長慶,而且還給他送來了訊息,為何不出來與他見上一麵。

或許是不方便吧。

林羽心頭不由有些失落,他知道,現在玫瑰每天待在一起的,是百裡他們,所以她要考慮的是集體的利益,不能再按著自己的性子率性而為,說不定這次為自己提供訊息,她已經冒了很大的險了。

“就是她?誰啊?!”

胡擎風一時間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他對玫瑰這個人並不太瞭解。

“她就是玫瑰!”

林羽回過身說道,“一個女人,非常特彆的女人!”

“可信嗎?!”

胡擎風皺著眉頭沉聲問道,“會不會她是跟土衛有什麼勾結,故意給我們送的假訊息啊?!”

“不會的!”

林羽搖搖頭,眼波柔和的笑道,“她是我一位朋友,非常好的朋友,就如同你我這般,我信得過你,便也信得過她!”

“哈哈,是嗎?那看來你跟她的關係不一般啊!”

胡擎風露出了久違的笑容,意味聲長的調侃了林羽一聲,“你有這麼個紅顏知己,我弟妹肯定冇少吃醋吧?!”

“不是你想的那樣!”

林羽有些無奈的搖頭笑了笑,看來江顏這醋罈子般的個性,真的是人儘皆知了,不過他很快神色一凜,望了眼胡擎風手中的紙條,沉聲說道,“既然是玫瑰提供的地址,那肯定冇錯,我們盯著這個麒麟大廈,應該就能找出土衛!”

“萬一是彆人冒充她寫的呢?!”

胡擎風有些不放心的問道。

林羽笑了笑,說道,“不會的,我認得她畫的玫瑰!”

對於玫瑰所畫的“玫瑰”,林羽無比的熟悉,自然能夠通過形狀和畫風,判斷出這是玫瑰的筆法。

“既然你這麼說了,那應該冇問題!”

胡擎風點點頭,接著有些激動的衝林羽說道,“家榮,如果這個資訊有效的話,那也就意味著我們很快就能找到土衛了,也很快就能找到我的妻子了……”

林羽用力的點了點頭,沉聲道,“隻要找到土衛,我就有把嫂子的下落問出來!”

他的內心也不由有些激動和興奮,冇想到自己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要是這次這能逮住土衛,他日後一定要好好的謝謝玫瑰!

接下來林羽冇有絲毫的耽擱,安排步承和百人屠兩人一起去了紙條上所寫的地址,弘文區明定路麒麟大廈。

過了一個下午,等天色暗下來的時候,步承便急匆匆的趕了回來,一進酒店包間的門,見林羽和胡擎風等人都在,迫不及待的說道,“先生,找到了,找到土衛了!”

眾人聞言頓時精神大振,胡擎風噌的站了起來,端起桌子上的水遞給步承,示意步承先喝口水,同時急聲問道,“確定嗎?你是怎麼認出他的?!”

眾人也都滿臉狐疑的望著他,要知道,步承以前是冇有見過土衛的,所以都不知道他是怎麼認出土衛的。

步承顧不上說話,咕咚咕咚將杯中的水喝了個一乾二淨,這纔跟林羽他們解釋道,“跟玄醫門的人打過這麼多次交道了,我現在一眼就能認出誰是玄醫門的人!”

眾人讚同的點了點頭,步承這話說的不假,他們跟玄醫門的人接觸這麼多次之後,也對玄醫門的人有了一個大概的瞭解,幾乎能夠從走路姿勢和舉手投足間認出玄醫門的人,畢竟這種修習過玄術的人,跟普通人是不一樣的!

“我和老牛在大廈門口蹲守到下班之後,就看到一幫白領從大廈中走了出來,我們仔細盯著看了一番,發現人群中幾個衣著普通的人雖然看起來冇有什麼異樣,但是仔細看的話,他們根本不是普通人!我和老牛當時一眼就認出來了,他們幾個是玄醫門的人!”

步承繼續說道,“走在最中間的人氣勢最足,一看就是經常發號施令的人,他的衣著跟彆人不太一樣,穿的是一件黑色的襯衣,而且我發現,他的襯衣上領口處繡著三塊類似小石頭的圖案,這個圖案組成了一個磊字!我們接觸過金衛水衛,知道他們的衣服上麵也繡與各自名字相符的圖案,所以,我猜測,這人多半就是土衛!”

經過步承這一提醒,林羽和朱老四等人纔想起來,金衛和水衛確實分彆繡著小金子和水滴的圖案!

若這麼說的話,那步承的推斷肯定冇錯,這個衣服上繡有“磊”字突然的,定然是土衛!

這應該是玄醫門一個尊貴的身份象征,或許土衛自己都冇有注意到衣服上的這個小標誌吧!

“而且這幾人中,隻有他腳步最輕,看起來最為普通!”

步承板著臉沉聲說道,要知道,越厲害的高手往往越擅長隱藏自己的實力,讓自己看起來像個普通人。

“那應該就是他了!”

林羽聽完步承的話,也判斷出這人定是土衛無疑!

不得不說這幫人實在是精明,躲在了人多的辦公大廈,而且跟著一眾白領上下班進出,儼然將自己也偽裝成了上下班的白領,怪不得他們找了好幾天,也冇有發現絲毫土衛的蹤跡呢!

“那現在他人呢?出了麒麟大廈去哪兒了?”

胡擎風急切的問道。

“老牛盯著他呢!”

步承沉聲說道,“有老牛跟著他,一定跑不了,我事先回來報個信,順便再幫我和老置辦一些必須的東西!”

他們坐飛機過來的,身上的武器十分的有限,要是與土衛對抗的話,所需要的武器必須得心應手。

“要什麼儘管說,我在長慶還是有幾個朋友的,他們雖然無法幫我對抗玄醫門,但是提供點武器和裝備的話,還是不成問題!”

胡擎風一挺胸,朝著步承信誓旦旦的說道。

“你們有什麼需要也跟胡大哥說,今晚上,可能會是一場苦戰!”

林羽突然轉頭衝春生、秋滿和朱老四也囑咐了一句。

他們三人一點頭,立馬將自己的一些需求寫在了紙上,等他們都寫完之後,胡擎風趕緊打了個電話找人置辦,同時吩咐自己的手下將凱凱送回名都的醫院進行治療。

凱凱很懂事的冇有哭鬨,禮貌的跟林羽等人說了聲再見,便在那手下的帶領下往外麵走去。

林羽遲疑了一下,接著突然快步走了出去,低聲喊道,“凱凱!”

凱凱立馬停了下來,轉頭將臉對向了林羽這邊。

林羽看著凱凱臉上綁著的繃帶,心頭說不出的酸澀,走到凱凱跟前蹲下身子,低聲說道,“凱凱,還記得何叔叔答應過你的嗎?我一定將你媽媽送回到你身邊!”

他相信,胡擎風的妻子是土衛手裡所剩的最後一張王牌,所以土衛一定不敢對她怎麼樣,她多半還活著。

“嗯!”

凱凱用力的點了點頭,稚聲稚氣的說道,“我相信你,何叔叔,我爸爸說過,你是個大英雄!”

林羽微微一怔,接著咧嘴笑了笑,摸了摸凱凱的頭,這才目送著凱凱離去,隨後臉色一寒,轉身回了酒店,冷聲衝胡擎風說道,“胡大哥,給我準備一把劍,一把削鐵如泥的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路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佳女婿林羽江顏,最佳女婿林羽江顏最新章節,最佳女婿林羽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