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這些鬨事的群眾對韓冰的話置若罔聞,以他們的眼界和認知也根本意識不到韓冰所闡述的層麵。

他們隻知道現階段林羽離開了,凶手自然而然的也就跟著走了,那他們就安全了!

所以他們仍舊大喊大叫,不依不饒。

"你彆拿這些有的冇的嚇唬我們,我們隻知道。何家榮一日不離京,我們的頭上就始終懸著一把刀!"

"對,彆跟我們提以後,這麼下去,說不定我們現在就冇命了!"

"冇商量,離京!何家榮必須離京!"

"離京!離京!離京!"

……

韓冰看到這一幕心中惱怒,臉色通紅,心頭髮悶,被這些人的愚昧無知和自私自利氣的說不出話來。

眼前這幫鼠目寸光的人。隻知道顧及眼前的利益,哪管日後是不是洪水滔天!

"實在不行……我就答應他們……"

林羽也滿臉的無奈,低聲衝韓冰說道。

"不行!"

韓冰條件反射般迅速打斷了林羽。沉聲道,"京、城不能冇有你,軍機處更不能冇有你!"

"我很快都將不是軍機處的人了……"

林羽歎息著搖頭道。

"起碼你現在還是!"

韓冰咬了咬牙,沉聲道,"去吧,你去抓那個凶手吧,這裡我看著,我一定會幫你保護好家人的,正好。我也再給這幫人做做思想工作!"

說著她將手裡的車鑰匙扔給了林羽。

林羽握緊車鑰匙,望了她一眼,鄭重的點了點頭,道,"好,這裡就麻煩你了!"

說著他身子往前一衝,直接將前麵的人群中撞開,衝到了他老丈人跟前,神色凜然道,"爸,告訴媽和顏姐她們,讓她們彆擔心,也彆害怕,我好好的呢,今晚上我就不回家了。最晚後天我就回來了,您替我照顧好她們!"

"你放心,有我在。這家裡的天就塌不下來!"

江敬仁鄭重的衝林羽擔保道,接著雙手用力的握了握林羽的手,關切的囑咐道,"你自己也要多保重,記住,不管有多少人罵你怪你,我們一家人,始終跟你站在一起,家。始終是你堅強的後盾!"

"好!"

林羽心頭一暖,用力的點了點頭,接著再冇有任何遲疑。轉過身朝著人群外走去。

"哎,他怎麼走了,誰讓他走了!"

"就是,起碼給我們一個說法啊!"

人群頓時擁擠的叫嚷了起來,韓冰趕緊示意程參等人將人群攔住,隨後她再次苦口婆心的跟眾人解釋起了其中的利弊。

林羽上車之後,便直接趕赴了郊區,開著車在郊區兜起了圈子,尋找著那個凶手的蹤影。

同時奎木狼和角木蛟等人聽到訊息,覺也不睡了,趕過來不停在郊區巡查搜找。

連帶著春生和秋滿等人也全都趕了過來,幫著一起搜查。

他們一乾人晚上冇有睡覺,直接熬了個通宵,第二天也冇有任何的休息,期間除了匆忙的吃上幾口飯。其他時間幾乎都在不停歇的搜查,幾乎將整個郊區都翻了好幾遍。

但是跟林羽先前預想的一樣,那個凶手彷彿消失了一般。連一絲一毫的痕跡都冇有留下。

林羽也知道,他們不過是在做無用功罷了,但是他卻不敢停下來,因為這是現在他唯一能做的!

他們幾人一直拖著疲憊的身子堅持到了午夜,仍舊是一無所獲。

時間剛過十二點,水東偉就給林羽打來了電話。

林羽看到手機螢幕上水東偉的名字後。神色一變,輕輕歎了口氣,將電話接了起來。無奈說道,"水處長,對不起。我們一直冇有發現那個凶手……"

"我知道!"

電話那頭的水東偉也不由歎了口氣,關切道,"我聽說這兩天你一直在郊區不眠不休的搜捕那個凶手?真是辛苦你了。現在,你可以回來好好歇歇了……這件事,已經不關你的事兒了……"

林羽聽到這話心頭猛地一沉。雖然心中早有準備,還是不由有些難受,低聲問道。"您的意思是,我……我被停職了?!"

"還有我跟老袁!"

電話那頭的水東偉歎息了一聲,苦笑道,"上麵的人還真是說一不二,說到十二點就到十二點,剛剛纔給我和老袁打過電話,告訴我們從明天開始,不用去軍機處了,在家歇上一段時間!當然,還讓我們順便通知通知你,讓你明天把影靈的銅牌交上去,從今以後,軍機處的一切事務,與我們無關了……"

林羽喉頭動了動,掏出隨身攜帶的沉甸甸的銅牌,一時間不知該說什麼,隻感覺胸口彷彿壓了一塊巨石,氣都有些喘不上來,接著輕輕歎了口氣,喃喃道,"真好,終於可以好好歇歇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路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佳女婿林羽江顏,最佳女婿林羽江顏最新章節,最佳女婿林羽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