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猜到是張佑安與拓煞狼狽為奸之後,林羽極為憤怒,不敢相信張佑安竟然如此冇有底線,選擇跟拓煞這種殘害過無數炎夏同胞的惡魔聯手!

但是憤怒之餘。他內心又感覺極為暢快,如此一來,倒也抓到了張佑安的把柄。

單憑與拓煞聯手這一件事,便足以讓張佑安身敗名裂!足以讓張家萬劫不複!

不過就在林羽大聲質問拓煞的刹那,他腳下的泥沙突然十分怪異的猛然動了一下,似乎有什麼東西從泥沙中竄了出來。緊接著,他的腳踝處突然傳來一股火辣辣的刺痛感。

林羽心頭一驚。一個翻身躲閃開空中的毒蟲,急忙低頭一看,霎時間臉色大變。

隻見他的褲腿和鞋子上,此時竟然蠕動著數條筷子般長短粗細的蜈蚣!

這些蜈蚣足足有數十條步足,周身油亮泛黑,但是頭部卻金黃髮亮。宛如赤金!

金頭蜈蚣?!

林羽認出這些蜈蚣後心裡不由咯噔一顫,脊背發寒。

這些蜈蚣正是拓煞修煉五毒掌所用到的五種劇毒毒物之一的金頭蜈蚣!

這金頭蜈蚣的毒性遠非尋常蜈蚣所能相比,相傳隻要被這金頭蜈蚣咬上一口,就是一頭兩三千斤重的健壯公牛也會當場斃命!

因為這幾條蜈蚣破土而出的太突然,林羽冇有絲毫提防,所以已然不知被這些金頭蜈蚣在腳踝上咬了多少口了。

如果他是普通人,隻怕早已經一命嗚呼!

此時他體內的靈力運轉的也越來越快,不停地幫他緩解體內的毒素。

而此時,除了攀爬到林羽腳上腿上的這些蜈蚣,還有十數條蜈蚣正迅速的破土竄出。飛速朝著林羽的腳踝疾奔而來。

林羽慌忙抽身後退,同時連翻幾個跟頭。用力踢腿,想要將腿上粘著的金頭蜈蚣甩掉。

不過這些金頭蜈蚣的步足極為堅硬,而且生有倒鉤,牢牢地抓在林羽的褲腳上,怎麼甩也甩不掉!

林羽見狀額頭上不由出了一層冷汗,隻好運足掌力。對準褲腳上的蜈蚣狠狠一掌劈出,巨大的掌力直接將他褲腳上的數條蜈蚣擊碎!

但此時。頭頂上嗡鳴飛舞的毒蟲瞅準時機,急速朝他頭上撲了過來。

林羽神色大變,顧不上管地上急速襲來的蜈蚣,猛地一個翻身,再次數掌朝著上方的毒蟲打去。

毒蟲再次狡猾的一鬨而散,隻有零星幾隻被掌力擊碎,隨後再次聚整合球,朝著林羽頭頂撲來。

至今為止,林羽經曆過的大小戰鬥不勝枚舉,但卻從冇有這麼狼狽過。還冇等跟敵人交手,反倒被一群蟲子折磨的難以招架!

可見拓煞這次也是有備而來。專門訓練出了這麼一批毒蟲對付林羽。

"哈哈哈哈……"

拓煞看到眼前這一幕,無比興奮的仰頭大笑,開懷不已,想到上次跟林羽交手時他被林羽用赤耳猴糞便戲耍的情形。再看到如今林羽狼狽的模樣,心裡無比暢快!

"有能耐你與我交手對戰!"

林羽怒聲大喝道。"靠這些旁門左道算什麼本事?!"

"你連幾隻飛蟲和蜈蚣都打不過,怎麼配與我交手?!"

拓煞眯眼望著林羽。不緊不慢的說道,語氣中滿是自得。緊接著他似乎突然想到了什麼,臉色一沉。眯著眼寒聲道,"你知道嗎。從你將我多年的心血毀掉的那一刻起,一直到現在,不知多少個日夜,我一直致力於研究一件事,那便是--如何殺死你!"

一想到被林羽摧毀的隱修會,直到現在,拓煞仍舊痛心疾首!

那可是他數十年來的心血啊!

是他成就宏圖霸業的全部資本啊!

他帶領著整個隱修會在東南亞雨林一帶橫行霸道了這麼多年,萬萬冇成想,到頭來會被這麼一個毛頭小子給儘數毀掉!

他怎能不恨!

從雨林逃出來的這些時日,他既冇有逃去東洋投奔劍道宗師盟,也冇有與其他勢力結盟組隊,隻是憑藉著一己之力,全心全意的精心研究一件事,那便是如何殺死林羽!

聽到他這話,林羽心頭不由微微一顫,驀地有些緊張起來。

他知道,以拓煞的能力,如果潛心研究如何殺死一個人,那麼就算再強的人,也不得不多加小心防範!

"你何家榮不是練就了至剛純體嗎?!"

拓煞眯著眼,頗有些自得的說道,"那我就先將這至剛純體研究明白!以你的實力來看,你的至剛純體不過纔是中成以上而已,還未到大成,那麼,從胸口往四肢,越是靠外的身體部位,防禦能力也就越低,所以,縱然你敵的過刀槍劍戟,卻敵不過這小小的毒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路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佳女婿林羽江顏,最佳女婿林羽江顏最新章節,最佳女婿林羽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