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分鐘?"

安妮有些驚訝的望了林羽一眼,點頭笑道,"那最好不過!"

"可是……"

林羽皺了皺眉頭,似乎想到了什麼。沉聲道,"我順利完成任務並且逃走之後,那你怎麼辦?!"

此時他突然意識到,他順利完成任務後可以直接拍拍屁股逃掉,可是安妮怎麼辦?

到時候得知是安妮幫著他潛入進來,那安妮的父親以及洛根和德裡克等人必然會大發雷霆。嚴懲於她!

屆時,就算安妮是世界醫療公會會長的女兒。隻怕也無濟於事!

"你就不用管我了!"

安妮衝林羽灑脫的笑了笑,說道,"你就儘管完成你的事就好了,有我父親在,難道他們還能殺了我不成?!"

聽到安妮這話,林羽心頭咯噔一顫。頓時湧起滿滿的酸楚和愧疚。

他終於聽明白了,安妮這是捨得一身剮來幫他完成任務啊!

"要不你跟我一起逃走吧?!"

林羽眼神堅毅的鄭重道,"跟我回炎夏,我保護你一輩子,任誰都無法傷害你分毫!"

安妮水靈靈的雙眸光芒一顫,抬頭望了林羽一眼,眼神複雜,接著輕輕搖搖頭,笑了笑說道,"到時候我父親一定會再去炎夏大鬨一場……"

"沒關係。大不了我豁出一切跟他對抗!"

林羽篤定道,"就算拚上我這條命。我也絕不讓他帶走你!"

既然安妮可以為了他豁出一切,那他又有何不可?!

安妮呆呆的望了林羽片刻,眼中不覺浮起一層薄霧,心中情緒翻湧,感動不已,看著林羽真誠的眼神。她很想一衝動,點頭答應下來。不過很快她便清醒過來,抬頭望了眼夜空,讓淚回眼眶,深呼吸一口氣,笑道,"其實在米國和炎夏都住過之後,我發現,我留戀的還是米國,用你們炎夏的話來說,就是'故土難離'……"

"好吧……"

聽到這話。林羽輕輕歎了口氣,再冇有多言。低頭自顧往前走去。

安妮看向林羽的背影,刹那間心如刀割,酸楚難當。

其實她何嘗不想跟林羽回炎夏啊,但是她跟著林羽走了。誰幫林羽打掩護?!

如果她不留下來拖延時間,隻怕特情處的人立馬就會發動全城追捕。封鎖機場、車站等交通樞紐。

所以,她必須留下來幫林羽拖延時間。打掩護。

無論要付出何種代價,她都要留下來!

想到這裡。她神色一凜,一掃臉上的悲慼。神色堅定地跟著林羽往前走去。

兩人步行了十幾分鐘,繞過一處噴泉池。一棟僻靜的三層獨棟病房便映入眼簾。

林羽雙眼一眯,整個人瞬間警惕無比,渾身的肌肉也已然繃勁,做好了隨時動手的準備。

隻見整個病房燈火通明,門口處的空地上停著足足三輛黑色的越野車,越野車跟前有三個身著黑色製服身材高大的金髮碧眼洋人正在抽著煙,聊著天。

不過他們三人看似在閒聊,其實眼睛一直淩厲的掃視著四周,在注意到安妮和林羽之後,他們三人仍舊有說有笑,冇有太大的反應。

但是他們的眼神陡然間變得警惕起來,渾身也散發出一股防備的氣息。

"記住,彆說話,我來處理!"

安妮壓低聲音,不放心的衝林羽再次囑咐了一句。

等他們兩人走到跟前之後,越野車旁的三名洋人這才掐掉香菸,上前攔住了林羽和安妮。

"這麼晚了,你們來這裡做什麼?!"

其中一名洋人冷聲衝林羽和安妮問道。

"是我!"

安妮將嘴上的口罩摘了下來。

"安妮會長?!"

三名洋人看到安妮之後,倒是並不陌生。

"白天的時候,我就說過了,我要來給病人量血壓、測體溫,觀察身體狀況!"

安妮沉聲說道。

"有通行證嗎?!"

其中一名洋人低聲問道。

"笑話,我還需要通行證嗎?!"

安妮冷聲笑道,"這是在我們醫療公會,不是你們特情處!"

"可是我們有命令,超過晚上九點,冇有通行證,不允許進入,除非是伍茲會長親自過來!"

那名洋人沉聲道。

"你忘了嗎,伍茲會長是我的父親!"

安妮沉著臉不悅道,"今晚上我們家庭聚會,他喝了一些酒,身體不舒服,所以才由我代替他過來!"

那名洋人遲疑一下,接著說道,"那我跟伍茲會長打電話確認一下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路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佳女婿林羽江顏,最佳女婿林羽江顏最新章節,最佳女婿林羽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