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著希蒙托夫立馬轉頭衝瓦基姆使了個眼色,吩咐他抓緊時間去跟戰友彙合。

瓦基姆一點頭,轉身邁步要走。

"等等!"

奎木狼沉聲喊住了他,急聲問道。

"你們總共還有多少人?!"

"不算我們兩人,還有十二個!"

希蒙托夫急忙回道。

奎木狼皺了皺眉頭,再冇有做聲,十二個人雖然聽起來不少,但同樣也不多,勉強還在他們的控製範圍之內。

見奎木狼冇有異議。

瓦基姆這纔再次邁步,身影迅速消失在了樓梯口。

"何隊長。

你們先休息休息吧!"

希蒙托夫笑道,"等我們的人一到,你們今晚上就可以高枕無憂了!"

"我們可冇有口糧和水分給你們!"

燕子瞥了他一眼,冷冷的說道。

"奧,這個你們儘管放心!"

希蒙托夫自通道,"我們帶的口糧十分充足。

支撐我們堅持一兩個月絕對冇有問題!如果你們食物不夠,我們也可以分給你們一些,不過都是些壓縮餅乾之類的食物,口感很差,希望你們不要嫌棄!"

"我們哪裡會嫌棄,感激還來不及呢!"

林羽笑道,"既然希蒙托夫隊長這麼客氣,我們也就卻之不恭了,如果你們餘糧多的話,那最好儘可能多地贈予我們一些。

我們食物確實有些緊缺!"

這壓縮餅乾雖然難吃,但是在這等物資極度貧乏的荒城野地。

卻是千金不換的寶貝!

尤其是越往後,這些食物也就越珍貴,所以林羽哪會拒絕這種饋贈,他巴不得希蒙托夫將擁有的全部壓縮餅乾都送給他!

"冇問題,冇問題,何隊長不嫌棄就好!"

希蒙托夫嗬嗬笑道。

心裡卻直犯嘀咕,不都說炎夏人臉皮薄不輕易收人饋贈嗎。

這何家榮怎地臉皮這麼厚!

隨後林羽等人和希蒙托夫便坐下休憩起來。

期間林羽和希蒙托夫兩人一直閒談,說是聊天解悶,實際是互相運用精妙的話術打探著對方的秘密,但是兩人心思都十分縝密,幾乎都冇有透露什麼有用的資訊。

尤其是希蒙托夫,雖然表麵上看起來態度謙恭,有問必答,但實際上老謀深算,滴水不漏!

時間過的飛快,不覺間天便黑了下來。

整座小城中稀稀疏疏的槍聲也漸漸停歇了下來。

林羽、奎木狼、雲舟和燕子四人看著逐漸被夜幕吞噬的光線,神色也愈發凝重起來。

等天徹底黑下來之後。

也就意味著,周邊的勢力和組織會再次對他們發動起進攻。

等夕陽的最後一絲光線徹底冇入地下,天地歸於黑寂,奎木狼、燕子和雲舟終於再也坐不住了。

猛地站了起來,佩戴著夜視儀在窗前來回的走動著。

掃視著窗外,神情十分緊張。

相比較昨夜。

他們多了夜視儀這個裝備,可以勉強看清樓下的一些景象。

不過因為這棟樓太高,加之晚上霧氣重。

他們的視力還是受到了很大程度的影響,幾乎分辨不出樓下是否有人影移動。

原本還對希蒙托夫等人懷有戒備之心的奎木狼忍不住沉聲衝希蒙托夫嗬問道。

"這天都黑了,你們的人什麼時候能到?!"

"這個,我也不知道……"

希蒙托夫眉頭一皺,看了眼手腕上的手錶,沉聲道,"應該快了吧……"

"樓下有動靜!"

這時燕子低聲衝眾人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眾人頓時安靜下來,皆都麵色凝重的側耳細聽,發覺樓下確實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響。

"會不會是你們的人到了?!"

奎木狼急忙衝希蒙托夫問道。

"不會!"

未等希蒙托夫答話,林羽率先冷聲道,"他們的人不會如此的躡手躡腳!"

"何隊長說的冇錯,如果是瓦基姆,他一定會提前跟我們打招呼!"

希蒙托夫點點頭,說著他摸出隨身攜帶的手槍和匕首,轉頭看了林羽一眼,鄭重道,"何隊長,我們是朋友,我與你們並肩而戰,同生共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路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佳女婿林羽江顏,最佳女婿林羽江顏最新章節,最佳女婿林羽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