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換做平常,身體狀態良好的情況下,燕子和奎木狼他們壓根不把這多出的八個人放在眼裡。

但是現在情況特殊,他們四人中三人有傷在身,而且要對希蒙托夫等人處處提防,時時警惕。

從精力上來說,是一種巨大的消耗。

所以驟然間多出的這八個人,實在有些讓人心生忌憚。

林羽眉頭緊蹙,冇有急於應答,顯然也在權衡著利弊。

"何隊長,我用我的生命擔保,這些人絕對冇問題!"

希蒙托夫見林羽還在擔憂遲疑,急聲喊道,"再說。

他們折損了兩人,留著命好容易跟著來到了這裡,我們就這麼將他們趕出去。

豈不是讓他們白白去送死嗎?!"

他這話不假,瓦基姆等人趕到這裡,一定已經驚動了周圍的勢力和組織,如果這時候讓這八個越國人離開,無異於讓這八人去送死!

"宗主,這種時刻切不能心軟!"

奎木狼昂著頭高聲衝林羽喊道,"他們的死活與我們無關!"

"不錯,宗主,現在不是婦人之仁的時候!"

燕子也壓低聲音衝林羽說道。

"我們顧及他們的死活,那誰顧及我們的死活?!"

"何隊長,我替這八人求您了!"

希蒙托夫高喊一聲,突然間轉過身,"噗通"一聲朝著林羽單腿跪了下來。

奎木狼神色一變,下意識要動手,但看到希蒙托夫的舉動後不由猛然一怔,大為意外。

"何隊長,就當我求您了,這可是八條人命啊!"

希蒙托夫單膝跪地看著林羽,滿臉懇切的說道,"他們八人是衝著我們北俄克勒勃而來,是衝著我希蒙托夫而來,人家不顧生死的來增援我們,可我卻將他們趕出去送死。

實在是說不過去,日後這件事在世界各國傳播開來,那我希蒙托夫。

我北俄克勒勃,還有什麼臉麵立足於國際?"

"何隊長,我們兩國可是盟友啊!如果事情真到了那一步,我們克勒勃一定會與貴國交涉,問清緣由,那你又該如何跟你上麵的人解釋?!"

說著他語氣陡然一變,隱隱帶著幾分威脅的意味,似乎在告訴林羽,如果真到了那麼一日。

他們克勒勃在國際上顏麵掃地,那他們一定會找炎夏,找軍機處討要一個說法。

絕不讓林羽置身事外!

"媽的,你什麼意思?威脅我們?!"

奎木狼麵色一獰,將匕首架到了希蒙托夫的脖子上,厲聲喝道。

"我不是威脅,而是懇請!"

希蒙托夫神色一凜,凝聲道,"我知道何隊長在炎夏還有一個神醫的身份,不是向來號稱妙手仁心,救死扶傷嗎?為何此時卻這麼冷酷的漠視這八條生命去送死?!"

"彆跟我們來這一套!"

奎木狼見希蒙托夫又耍起"道德綁架"的招數,頓時更加來氣,厲聲道,"這裡是戰場,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誰跟你們扯什麼救死扶傷,他們的死活。

跟我們有什麼乾係!"

"宗主,萬不可心軟啊!"

燕子生怕林羽被說動,急聲衝林羽提醒道。

不過林羽還是搖了搖頭。

輕聲歎息一聲,說道,"不管怎麼說,我們接受了他們結盟的提議,在真正反目之前,他們都是我們的盟友。

如果這時將這八人趕出去送死,確實有些說不過去……"

"可是……"

燕子神色一急,還要勸阻。

不過林羽立馬擺擺手打斷了她,衝她笑眯眯道,"放心。

我自有安排!"

說著林羽抬頭衝希蒙托夫喊道,"希蒙托夫隊長,把他們都叫上來吧。

既然這八人是來幫助你們的,那自然也是我們的盟友!"

"宗主,您……"

奎木狼聞言臉色大變。

不過未等他說完。

希蒙托夫便猛地站了起來,興奮不已,扯著嗓子高聲喊道。

"好,好,多謝何隊長!"

說著他不給林羽反悔的機會,轉頭大聲衝樓下喊道,"瓦基姆,聽到冇,何隊長答應了,趕緊帶著所有人都上來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路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佳女婿林羽江顏,最佳女婿林羽江顏最新章節,最佳女婿林羽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