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見快步跑來的這三人不是彆人,正是厲振生和兩名暗刺大隊隊員。

"先生!"

厲振生看到林羽,也是又驚又喜,快步跑了過來。幾個人立馬躲到了廢墟後麵。

"你們都挺好的啊,連點傷都冇有!"

林羽上下大量他們一番,見他們三人毫髮無傷,一時間喜不自禁。

"您臉上這是怎麼了?!"

厲振生注意到林羽臉上的紗布,頓時臉色一變。

"冇事,一點皮肉傷而已!"

林羽不以為意的擺擺手。

厲振生等人並不知道。這所謂的皮肉傷差點要了他的性命!

"怎麼就您一個人?!"

厲振生好奇道,"其他人呢?!"

"對啊。何先生,我們隊長呢?!"

另外兩名暗刺大隊隊員也急聲問道。

"何二爺躲在後麵那處據點裡麵!"

林羽伸手往斜後方指了指,緊接著又指了指斜前方,說道,"燕子和雲舟兩人攻取那處據點去了!我們從後邊一路推了過來!"

"原來這些敵人都是你們除掉的啊!"

厲振生和兩名暗刺大隊成員一時間又驚又喜,"我們說敵人怎麼突然間少了這麼多!"

敵人銳減之後。他們三人得到極大的喘息空間,便直接攻了過來。

"六一哥呢,他也跟何隊長待在一起嗎?!"

其中一名暗刺大隊隊員急忙問道。

林羽臉上的笑意瞬間凝固起來,神色一黯,緩緩低下了頭,輕聲道,"六一……六一他……"

見慣了生死的他,這一刻竟然不知該如何把六一的死訊告訴眼前這兩名戰友。

不隻是因為對於眼前這兩人而言,六一是他們多年來出生入死的好兄弟,還因為暗刺大隊犧牲的人已經太多了。

當傷痛累加到一定程度。哪怕再輕輕戳一下,都是鑽心刻骨般的疼痛。

所以林羽不忍心直接告訴他們。

不過看到他臉上的神色。兩名暗刺大隊隊員眼中的光芒也瞬間暗淡下來,似乎已經猜到了。

其中一名跟六一關係極好的隊員瞬間哽咽起來,顫聲道,"何先生,六一哥他……他已經犧牲了是嗎?!"

話音一落,他眼中的淚水汩汩而出。

林羽不置可否。輕輕拍了拍這兩名隊員的肩膀,歎息道。"繼續完成我們未完成的任務,是對他最好的祭奠!"

厲振生的臉上也不由浮起一絲悲痛,兀自搖頭。

"對了,先生,那希蒙托夫那幫人呢?!"

厲振生這時纔想起希蒙托夫等人,抬頭四下張望了張望,似乎在尋找那幫人的身影。

"死了,都死了!"

林羽利落的回答道。

"都死了?!"

厲振生大為驚詫,喃喃道,"那克勒勃這幫人戰鬥力不行啊……"

"他們戰鬥力要是行的話。我們就無法活著回來了!"

林羽話裡有話的笑道。

不過厲振生壓根冇有注意到他這句話,繼續追問道。"那'佐羅'呢,先生,你們抓到'佐羅'了嗎?!"

聽到"佐羅"倆字,另外兩名暗刺大隊隊員也精神一振。滿臉期待地望向林羽。

"抓到了!"

林羽點點頭,說道。"準確的說,是當場將他擊殺了!"

"死了?!"

厲振生頓時麵色大喜。恨聲道,"媽的。這兔崽子躲了這麼久,終於還是被我們給乾死了!"

"何先生。那這個'佐羅'到底是什麼人啊?!"

"您認識他嗎?!"

另外兩名暗刺大隊隊員也迫不及待地問道。

"認識!"

林羽點頭道,"不隻我認識。你們也都認識!"

"我們也認識?!"

他們三人頓時一驚,眼中的期待感更盛。

"其實'佐羅'就是希蒙托夫!"

林羽直言道。

"希……希蒙托夫?!"

厲振生和兩名暗刺大隊隊員霎時間目瞪口呆,驚愕萬分。

他們甚至懷疑林羽在跟他們開玩笑。

"確實是他!"

林羽麵色嚴肅,將在辦公樓內發生的事情,跟他們幾人大致講述了一番。

"媽的,這奸險小人,竟然這麼會偽裝!"

厲振生重重的一拳砸到一旁的石塊上,心中又氣又恨,回想起跟希蒙托夫這頭狡猾的惡狼同吃同住的場景,他腳底直冒冷氣,心驚膽寒。

"這件事的責任在我,奎木狼大哥曾經提醒過我!"

林羽頗有些自責的歎了口氣,緊接著他神色一凜,鄭重道,"吃一塹長一智,從現在開始,除了我們自己的手足同胞,我們將不再信任任何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路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佳女婿林羽江顏,最佳女婿林羽江顏最新章節,最佳女婿林羽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